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
美容业乱象:美容针多为小作坊生产成本百十元
【发布时间:2022-01-11】 【作者:admin】

  我们在三八妇女节关注美容整容行业,不但试图还原国内美容整容行业的乱象,揭开欺诈背后的利益链条,同时想要表达对女性的健康的关怀,维护女性追求美的权力。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当前中国的女性正在进入前所未有的“消费美丽”时代。

  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13年,中国整形美容人数达到537万左右,预计2015年,中国整形美容人数将达到743万人次,到2018年可超过1110万人次。而近十年,中国整形市场成长为第四大消费热点,市场实现产值3000亿元左右,行业年发展平均增速超过40%。

  然而,行业的蓬勃发展,也带来了种种乱象,最终伤害的是广大消费者。当没有行医资格的医生在你的脸上进行手术,当有毒的药物被注射到你的身体,当各种虚假广告掏空了你的钱包,追求美丽的梦想往往变成一场丑陋的噩梦。

  在近半个月的调查采访中,时代周报记者看到太多因为想要变得更美却遭到摧残的脸庞,听到太多非法注射受害者的哭泣的声音,追求美丽,是每一个人权力,而利用人们追求美的心态去非法牟利的人可谓罪大恶极。

  而我们越来越意识到,要扭转整个行业的乱象是一个系统的工作,需要行业自律、需要消费者的成长、同时也需要相关部门的监管。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时代周报快消版在三八妇女节关注美容整容行业,不但试图还原国内美容整容行业的乱象,揭开欺诈背后的利益链条,同时想要表达对女性的健康的关怀,维护女性追求美的权力。

  24岁的杨洁(化名)并没有想到自己的美容经历会演变成一场噩梦,“一边脸大一边脸小,下巴也红肿不堪,我现在都不敢出门见人了,后悔为什么要在美容院打针”,3月3日,杨洁痛苦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杨洁的遭遇并非孤例。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美容整形业兴起的10年中,平均每年因美容毁容的投诉高达两万起,10年间已有20万张脸被毁掉。

  这个制造美丽的行业究竟存在什么问题?消费者可能遭遇什么陷阱?业内又有多少潜规则?

  带着种种疑问,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了SOHO现代城、世贸天阶等北京CBD地区多家美容院,并采访多位业内人士。记者发现在行业蓬勃发展的美好表象背后,却隐藏着各个美容院在资质、管理、技术安全、药品质量等问题上存在诸多乱象。

  当梦想照进现实,整容美容行业的混乱业态,正在伤害所有追求美丽的中国女孩,而上述种种乱象很可能最终演变成伤害女孩们的元凶。

  据杨洁对记者回忆,去年年初她在一家正规整形医院咨询后,有一个护士打扮的女孩与杨洁热情“交流”起来,最后神秘地告诉杨洁,她认识一家美容院,同样是注射玻尿酸填充物,价格只有医院的三分之一,但是没有正规发票。

  于是,杨洁被带到一家街边的美容店,轻柔的音乐、时尚的装潢、还有巧舌如簧的美容顾问以及让人心动的优惠,让杨洁最终听从了美容顾问的建议,以每支(1ml,下文同)1200元的价格做了丰额头、丰太阳穴和下巴填充,总共花费为8400元。

  两个月后,杨女士发现太阳穴和额头都出现了填充物移位的情况,整张脸变得不对称,当她到医院检查后被告知,她使用了劣质的玻尿酸,注射技术也存在缺陷。

  杨女士的遭遇并非个案,“每年都有上百位的患者来我这做二次修复手术,大多都是在美容院出的问题,正规的玻尿酸成本价都要4000元一支。”北京医疗整形美容业协会理事、首位获美国CNN电视台专访的华人整形专家叶文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美容分为医疗美容和生活美容。生活美容基本没有什么准入的门槛,只能承担日常的皮肤护理、化妆修饰以及形象设计等,而医疗美容也就是所谓的有创整容,包括重睑形成术、假体植入术、药物及手术减肥术等,两者在技术标准和管理上都有不同要求。

  而根据2000年卫生部发布的《关于加强美容服务管理的通知》,明确规定只有拥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才能开展医疗美容,同时卫生部也对医疗机构中的医生资质提出了明确要求。

  而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之后发现,目前市面上的美容院大多只能进行生活美容,但几乎所有的美容院除了除了提供生活美容之外,还可以提供提眉术、祛眼袋、 双眼皮、丰唇术、 颧部填充、 额颞部填充、 鼻唇沟填充术、下颏加长、 收缩咬颌肌、除皱、酒窝成型术、自体脂肪丰臀、处女膜修补术、阴道紧缩术、臀部吸脂、大小腿吸脂等手术服务,几乎囊括了整形医院的所有医疗美容项目。

  “没有行医许可的美容师或是走穴的医生在经过简单消毒的美容室里进行手术,风险是极大的”,中国著名整形专家李文德教授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他同时表示,整形首先是医疗行为,和其他手术没有区别,整形手术的风险属于常见的医疗手术风险,必须在专业麻醉师及生命监护设备、急救安全设备、无菌空间里实施,“即使是做创伤性整形手术,麻醉机、氧气瓶、吸引器、输液设备和生命监测仪等一个都不能少,但是美容院显然不具备这种能力。”

  随着调查深入,时代周报记者发现,“美容变毁容”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容院使用了伪劣的药物,而这些伪劣药物充满暴利。

  “我曾接待过一个患者,她在一家美容院注射了玻尿酸,结果一段时间后, 整张脸变得凹凸不平,最后发现,实际填充物并不是玻尿酸,而是多年前就被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奥美定。”叶文珏告诉记者。

  奥美定,学名聚丙烯酰胺水凝胶,注入到人体内后,会分解产生剧毒,世界卫生组织已将这种物质列为可疑致癌物之一。2006年4月30日,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撤销了奥美定的医疗器械注册证 ,全面停止其生产、销售和使用。

  事实上,目前,国家药监局批准使用的注射材料只有透明质酸(玻尿酸)、胶原蛋白和肉毒毒素三种,以玻尿酸为例,目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批准使用的仅有四个品牌:进口的有瑞士的瑞蓝、韩国的YVOIRE(伊婉),国产的有逸美和润百颜。

  “这些药物只被允许销售到正规的整形机构,管理极其严格,美容院根本买不到正规的产品,其使用的玻尿酸基本都是伪劣产品,成本不过百十元,其效果可想而知,有些更无良的美容院,会使用价格更为低廉的奥美定。”叶文珏表示。

  同样,肉毒杆素,也就是所谓的瘦脸针,虽然只是小小的一针,但是各中风险却不小。肉毒素是一种毒性很强的药物,只需1毫克就能毒死2万只老鼠,如果一次性注射达到2000个单位以上,就可能致人死亡。

  正因为肉毒素具有如此大的毒性,国家对其管理也越发严格,态度更为审慎。购买肉毒素需要三证俱全,即执业医师资格证、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药品经营许可证,须经严格的处方限制才能购买和使用。

  但是,时代周报记者走访的所有美容院中,美容顾问都表示可以注射瘦脸针,并表示“百分百安全”。有些美容院自称使用的是进口产品,售价高达一针五六千元,也有美容院表示,500元能瘦脸,实际上据药物专家对记者介绍,这些产品大多是在小作坊或是实验室生产的,成本低廉,而这些劣质产品可能纯度不高,杂质含量大,毒性也就会增大,产生过敏、低血压、面瘫等各种副作用。

  叶文珏介绍,还有一些美容院,为了暴利,给消费者注射国家根本没有批准的药物,比如之前有美容院注射一种叫生长肽的多种生长因子,美容之外,这种药物会刺激组织无限生长,对免疫系统造成破坏,这款非法注射物,售价高达28万元,暴利惊人。

  在记者的暗访中,还有美容院推荐了微晶瓷、干细胞等项目,售价不菲,但经记者查证,都是未经批准的非法项目。

  记者还发现,很多美容院往往推出自有美容品牌,但这些产品也含有猫腻。据一位专做美容院线的产品经销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美容院的自有产品基本都是贴牌生产,要么没有生产许可证, 有的话也是很多家共用一个生产方提供的许可证, 产品质量没有保障, 产品成本只有销售价格的8%-10% ,“一个卖2000块的产品,成本往往只有80块钱左右,成本几乎没有超过售价百分之十的”。

  在记者走访的美容院中,美容顾问无一例外地劝说记者办会员卡,这是一种预付费的储值卡,存的金额越高,消费时的折扣越大。记者查阅一家高端连锁美容机构价目表发现,单次做面部美容的价格为480元,存一万元成为会员后,每次的消费价格能便宜一半,因此,基本上顾客都办理了会员卡。

  “我们是连锁经营的,办了卡在哪个店都能消费,再说这么大的店,怎么会倒闭呢?”当记者对预存高额资金的安全性表示担忧时,该店的美容顾问回答道。

  近日,由赵薇、钟丽缇、张雨绮等一线明星代言、一向以“高端大气上档次”为卖点的美容会所——玛花纤体却突然陷入了关店风波。

  玛花纤体是丽研国际集团旗下的纤体品牌,从2004年,玛花纤体中国内地第一家纤体中心落户于上海至今,玛花纤体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南京、成都等地开设了50家分店,鼎盛时期平均每家门店会员数多达5000人,购卡金额相当可观。

  去年底,玛花纤体在杭州的两家店先后停业,在仅杭州一地投诉到工商部门的玛花纤体消费者有二三十人,涉及预付卡内还来不及消费的金额将近60万元。而在全国范围内,玛花纤体早已陷入关店风波,同时,玛花纤体的母公司——瑞士丽研国际集团,已于今年初出售了其在内地的相关服务。

  “扩展速度过快,广告支出太大,而且都是用会员的预付金额支持扩张,但后续的服务跟不上,最后导致资金链破裂”,一位减肥行业业内人士一语中的。

  据该人士介绍,由于美容院没有物业,属于轻资产经营,因此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也不受信托、基金、风投等资本的青睐,美容院扩张经营,一个是靠加盟,一个就是靠使用消费者的预付金额扩张,寅吃卯粮的财务模式,留下极大的风险和隐患。

  而根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美容院往往用会员卡捆绑消费者,制造涨价、强制推销、拒不退款等多种消费陷阱,侵犯消费者的权益。根据中消协提供的材料显示,近年各地消协组织收到的关于消费者对预付卡消费的投诉数量持续上涨,

  “会员卡的模式已经成为行业内的普遍现象,而这一模式之下,侵犯消费者权益的后续隐患以后一定会越发凸显。”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说道。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